河南汝州博易集团破产疑窦丛生引发债权人群体拷问

 2018年12月27日下午,河南汝州温泉镇博易观光医疗主题园区(以下简称博易园区)大门外大雪纷飞,寒风凛凛。博易园区的大门依然紧闭着,张正富已经不记得自己为向博易讨个说法,而多少次被挡在这冰冷的大门外了。不禁悲从中来,泪水横流,他不仅没有能要回他们的几十万元血汗钱,而且还在两个多月前的2018年10月12日搭上了55岁妻子郭志娟的生命。

河南汝州博易集团破产疑窦丛生引发债权人群体拷问


  近日,张正富找到了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记者,诉说了他与博易集团之间的是非曲直......

  “算了算,已经四年多了,我们家从有到无,从富到贫,以至于到现在家破人亡,现在钱也没了人也没了……”张正富诉说着,一边不停地掉着眼泪。四年前的2014年5月,张正富的妻子郭志娟(河南郑州人)听信河南博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易资产管理公司)介绍,看中了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投资项目--汝州博易观光医疗主题园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易开发公司、均为河南博易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附属公司(以下简称博易公司))投资开发的一个集观光医疗养老于一体的投资项目。”当时听博易资产管理公司的人介绍,这个项目是朝阳产业,是集养老医疗观光于一体的实体项目,另外还具有和台商合资的背景,有当地政府的强有力支持,我们还实地考察过,这个项目当时确实特别吸引人”,张正富说道:“当时我妻子郭志娟将这些年做生意赚的钱,加上闺女的嫁妆钱,一共240多万全部投在这个项目上面,谁曾想我们全被骗了。”

  张正富告诉记者,妻子郭志娟为了讨回自己的血汗钱,多次向包括省信访局在内的有关部门上访,向博易公司讨债。在2018年10月10日去信访局上访后,由于气急交加隔日突发急症死在自己家中。刚刚五十多岁的妻子去世后,使他本来就艰难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张正富一样投资博易公司的群众有1189人,博易公司吸收的社会资金高达近十亿元。其中来自河南新乡的73岁的老大爷王志学对记者说,“我的所有存款,包括养老钱一共80多万,全部投到这上面了。当时是相信了这个项目很有前景,又有政府支持,在汝州又是一个不小的项目,另外博易公司还是上市企业,我们才投了资。现在投的钱不见踪影,全家六口人只靠儿媳一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生活,我想请政府还我们一个公道!”

  平顶山人62岁的马玉梅儿子是个残障人士,丈夫患有癌症,在给其丈夫看病的关键关头,马玉梅向博易公司讨要借款,一分钱都不给,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在2017年11月份痛苦地死去。

  相关资料显示,汝州博易公司成立于2013年,企业法人为李向辉,企业实际控制人为闫东平。此前的2010年,闫氏家族还成立了汝州博易观光医疗主题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博易公司借开发温泉疗养项目为由,给债权人开出了一分六厘、二分等的高额利息的优惠条件,吸收了大量社会资金。由博易公司投资建设的博易园区位于汝州市温泉镇,该园区首期规划面积达1988亩,总投资52.6亿元,分为三个阶段实施。该园区作为汝州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和汝州市”十二五”发展的重点项目,包含旅游、地产、医疗、温泉等多个行业。该项目第一阶段园区于2010年7月经汝州市发改委批复立项(汝发改[2010]100号),于2012年12月开工奠基,在项目开工奠基仪式当天,曾有多家媒体进行了宣传报道,时任汝州市的相关领导出席了奠基仪式。博易公司最风光的时候是在2015年的4月份,当时博易公司在上海成功挂牌上市。有关媒体以题为“博易集团董事局主席闫东平携九家子公司在上海成功挂牌上市”,相关领导还为该公司亲自鸣锣开市。就因为这些外在的“辉煌”,才促使人们下决心把自己的血汗钱投资给博易公司。

  来自郑州的债权人王照霞称,如果不是汝州市党政领导如此公然卖力支持博易公司,她也不会把家里的钱投给博易。时至今日,博易公司观光医疗项目开工已经过去了近6年时间,博易公司高息吸收社会存款也已有数个年头,随着博易公司的“经营不善”,博易昔日的辉煌已不复存在,而今换来的是债台高筑、“资不抵债”,以至于在2017年4月申请破产。

  为此 ,记者前往河南省汝州市等地进行了实地调查和大量采访,对于债权人被大量欠款、博易公司是否具备破产条件、博易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公司已经申请破产的情况下依然坐豪车、住别墅、当老板等的不正常现象等问题,博易公司、地方政府及法院并未给出清晰明确的答案。然而有几个怪象却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一是千亩良田缘何只卖出了白菜价。记者了解到,2012年12月6日,汝州市人民政府与博易公司签订合同,出让土地1988亩(实际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约400亩)作为项目一期温泉主题项目用地。据知情人透露,这片土地是市政府以13万多元/亩的价格出让给了博易公司,随即又以每亩12万多元的价格返还给了博易公司,出让金返还后相当于博易公司以每亩1万元的价格获得了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而在前期征收土地时,政府付给村民的征地补偿款加上协调费为5万多元/亩。也就是说政府做了一笔赔本的买卖。另外,根据当前市值估计,目前这片土地的市场价格至少在50万元/亩,汝州法院相关人士表示,这块地目前的市值最少是20万元/亩,这巨大的价格差距不禁让人质疑,汝州市政府与博易公司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绝非普通意义上的政府支持企业发展那么简单。

  二是公司官司不断,法院终审判决执行前夜,被执行企业申请破产,导致终审判决成“一纸空文”。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博易公司自2015年起,所涉及的法律诉讼案件达一百多起,其中民间借贷及金融纠纷案就占了九成以上,博易公司也已被列为失信企业名单,孙全英、闫秋萍作为博易公司子公司主要负责人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闫东平的姐姐闫秋萍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7年8月3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官司打赢了,法院也已经判决了,可是博易公司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我们也迟迟没有得到我们应有的血汗钱”相关债权人对记者说道,“闫秋萍作为博易公司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法人已经入狱,但是由于博易公司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导致终审判决也无法执行,法院的终审判决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成了一纸空文。”时至记者发稿前,一千多个债权人的债权问题还是悬而未决。

  据债权人反映,博易公司在2017年4月28日以资不抵债为由,突然向法院申请破产,债务高达7亿多元。且从申请破产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半还多,博易公司有多少良性资产,到底有多少债务,又有多少是虚假债务,是真的具备破产条件,还是借破产实施金蝉脱壳,何时才能“破产”,债权人的血汗钱何时才能要回等,这一系列广大债权人关心的问题却迟迟没有答案。对此,破产清算小组的相关人员仅以正在清理债务作为回应。汝州法院相关人士也仅仅表示,他们在2017年5月份已经受理了博易公司的破产申请,申请破产的理由就是资不抵债。至于博易公司是否真的具备破产条件,汝州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方便透露。

  三是从2013年至2016年三年间博易集团公司旗下注册了十数家企业。尽管这些企业的法人姓名不尽相同,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企业注册时留下的联系电话几乎同样都是1583754xyyy和0375-2321111,据知情人士透露,1583754xyyy的机主是博易公司的财会人员,名叫张某芳,而0375-2321111则是博易公司的办公电话。据一债权人表示:据此,可以推测,这十多家公司都是博易公司的旗下企业。据透露,除了上述十几家公司以外,博易公司实际控制的还有十多家企业,总数多达28家,有些公司至今还在正常运转。这些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闫东平,企业法人大多是闫东平的亲戚和朋友等,包括闫东平的妻子孙全英、姐姐闫秋萍,姐夫杜广兴、妻弟孙全胜等。

  据债权人投诉,博易公司28家企业为其构建虚假债务、虚假破产创造了条件。

  对于博易公司涉嫌存在虚假债务的问题,汝州博易公司破产清算小组相关人士向记者坦言,确实发现了虚假债务的现象,但是有多少虚假债务,还没有厘清。

  真破产还是金蝉脱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企业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资不抵债),可依法申请破产,清理债务。所谓资不抵债,指个人或企业的全部债务超过其资产总值以致不足以清偿债权人的财务状况。

  记者在知情人处得知,博易公司在民间集资近十亿元,而实际用于建设博易主题园区的资金只有1亿元左右,这其中还包括大量施工企业的垫资并未得到偿还。因此,博易公司还有大量的资金不知去向,无法给公众一个交代,所涉及的一千多名债权人的权益亦无法得到保障。除此之外,债权人还透露,博易公司的资产还包括政府出让的土地约400亩、已经封顶的22万平方米的楼房、汝州东建材8万多平米商铺、汝州西城家园还未售出的房产两栋、汝州最大的混凝土商混站、汝州温泉2000多亩苗圃、博易旗下9家上市公司、位于郑州郑东新区的1700多平米整层商铺以及数十部豪车等。与博易公司宣告的7亿元债务相比,以上这些资产的存在是否真的能够达到博易公司“资不抵债”的条件,令众多投资人质疑。博易破产清算小组成员称,博易公司确实曾经有一些包括悍马在内的豪华车辆,但是这些车大多不是良性资产,当时也是装点门面的,且都有抵押,加上数年来的利息,这些车辆早已是负资产,如果把这些车都拉进来,只会增加博易公司的债务。汝州市人民法院审理本案的胡法官介绍:“在法院受理博易公司破产一案后,会依法按照程序对案件进行审理,目前债务人的财产正在清算之中,汝州市人民法院亦会依法对债权人的债务进行审理,尽最大努力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一位债权人义愤填膺地说,党中央提出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旨在为人民群众创造一个平安、幸福、稳定和满意的生活环境。博易公司及闫东平家族非法集资近十亿元而用于项目上钱却寥寥无几,其余数亿元债权人的血汗钱就这样被闫东平家族挥霍或占为己有!博易公司及闫东平家族是典型的非法吸储等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博易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闫东平时至今日依然逍遥法外!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给1198名债权人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记者从债权人那里了解到,早在2015年河南省人民政府土地管理办公室就批复了博易公司的第二批土地,批准文号:河南省人民政府土地管理办公室文件 豫政土(2015)539号(土地面积约406亩),博易公司后期也为该地块向汝州市人民政府交了二百多万的罚款,博易公司财务和汝州市财政局账上都有记录。广大债权人强烈要求汝州市人民政府将省政府批复的第二批土地(约406亩)也纳入破产清算并进行评估拍卖,切实保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让1198名债权人的损失降到最低,不要让债权人再流血流泪了!

  至截稿为止,博易公司破产一案还未有结论,博易公司和政府能给债权人一个合理的交代吗?本报网将继续关注。来源:https://www.jingchu.net/t-31876.html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中国商务时讯网的文章!
上一篇:安倍首相指责美国的韩国政府“通讯异常”
下一篇:深圳英迈思(犀牛云)骗子公司欺诈客户推广无效拒不退款(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