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柳林首富被抓之后,山西柳林的黑恶势力(转载)

山西柳林首富被抓之后
  山西省柳林县副县长王琴
  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据网络报道,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副县长王琴利用职务之便和职务影响为黑恶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
  2004年,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孟门镇党委书记王琴(现柳林县副县长)把自己的升迁之路演变成了一种政府行为,积极效仿各地以拆迁改造为名铺设升迁敛财之路。2004年,以王琴(现任柳林县政府副县长)为孟门镇党委书记的领导班子,在孟门村无村委书记、村主任的情况下,横空拟定了一份以“孟门镇孟门村支部委员会、孟门镇孟门村村民委员会”盖章的《拆迁通知》,强行拆除孟门村百姓房屋、强制占用百姓耕地土地。其中涉及村民陈建龙的多间房屋、几十亩沿川耕地及上百株树木。王琴借助自己是孟门镇书记一职抢占、强占陈建龙土地为孟门村党员干部、地皮流氓人员修建豪华大型住所,并威胁、迫害陈建龙全家。2015年7月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政府副县长王琴在解决群众反映2004年柳林县孟门镇违规违法违纪拆迁村民土地、房屋问题过程中,向孟门村村民陈建龙索贿30万元,才愿意帮忙解决陈建龙房屋一事。十几年过去了,陈建龙的拆迁事宜一直未予以解决。身为柳林县副县长的王琴多次通过各种手段威胁陈建龙及其家人。
  通过以上事实,不难发现涉腐与涉黑涉恶问题交织带来的严重危害——副县长王琴一方面作为政府官员不为百姓作主,另一方面利用黑恶势力恐吓危险群众,进一步滋生了柳林黑恶势力的土壤。这也充分表明,扫黑务必除“伞”,惩恶务必反腐。
  说起黑恶势力“保护伞”,相信许多柳林教育系统的人不会感到陌生。
  副县长王琴利用职务之便拉拢腐蚀身边人员,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而在柳林,王琴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中,她又是县一级的腐败“关键”。
  “从王琴升迁经历以及她手中的权力来看,她集中了财权、处置权、决策权等,与百姓相比处于强势地位。对于涉黑组织而言,她作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收益更大。更何况,她又是柳林本地人,有时候拐几个弯就能说上话、扯上关系。
  柳林县副县长王琴的黑恶势力能够得以滋生发展,离不开她作为“保护伞”的支持和庇护,一是她利用职务之便,协调公安机关利用技侦手段监听受害人电话。二是利用职务影响,为涉黑人员提高“社会地位”。三是为涉黑人员违法承揽工程项目、获取经营权等提供帮助,甚至以本人或亲属名义,通过借款或入股方式参与其中并获取非法利益。
  柳林县副县长王琴的涉黑,比说情、打招呼、提供帮助更为恶劣。市县相关部门人员不愿理直气壮地抵制王琴的黑恶势力,甚至于王琴共同胁迫群众,这种不作为的态度和行为,实际上助长了山西省柳林县副县长王琴黑恶势力的滋生和蔓延。
  不过,也有公职人员主动利用或操纵涉黑组织来实现个人目的的极端个案。据报道,湖南省邵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张必能与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龙朝阳,就在执法过程中各自扶持一股黑恶势力,进行明争暗斗。
  副县长王琴作为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的黑恶势力,她的存在不仅滋长了歪风邪气,使人民群众利益受到侵害,使柳林的经济秩序受到破坏,也污染了柳林的政治生态。
  如今,山西省扫黑除恶自上而下大力开展,可关于山西省柳林县副县长王琴的调查,一直没有看到官方调查的结果。公众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寥寥数语,但是信息量较大,两高司法解释已经为网络信息造谣注入了法律的脚本,举报人也不会造谣生事抹黑王琴,对于这种现象,上级有关部门不能等闲视之,应该查清信息的真实性,追根溯源还清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而不是无视该信息流窜于网络。
  按照中纪委的要求,吕梁市纪委部门应该介入调查“柳林县政府副县长王琴”是否“涉嫌腐败和黑恶势力”问题,这样做,即是权威性的,又合乎规定,给出的结论也令人信服。
  山西省、吕梁市纪委部门应该对举报的内容进行调查处理,积极回应,对“柳林县政府副县长王琴”的举报内容进行调查,给山西省柳林县孟门村村民陈建龙一个答复。
  请关注下一期:山西省柳林县副县长王琴私自倒卖柳林县罗家坡煤矿详情,贪污金额达8000余万元。

  

山西柳林首富被抓之后,山西柳林的黑恶势力(转载)


  

山西柳林首富被抓之后,山西柳林的黑恶势力(转载)


  

山西柳林首富被抓之后,山西柳林的黑恶势力(转载)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中国商务时讯网的文章!
上一篇:高墙内,坚守平凡的一抹警蓝
下一篇:江苏南通警方的手伸得太长!真黑不扫真恶不除,你在充当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