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利弊

2018年03月01日 04:10 旺报

胡勇

如果说此次21条修宪建议中,习思想入宪、增设国家监察机关等早在世人意料之中,那么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就让舆论猝不及防了。大陆行之有年的国家主席任期制度为何要做重大修改?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有何利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首先,虽然正式的宪法修正案议案及其说明尚未公开,但官媒已经给出了统一口径:「有利于进一步完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大陆业已形成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党和国家)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用大陆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的话说,这一体制「对我们这样一个大党、大国来说,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最妥当的办法」。目前,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都没有法定的连任限制,只有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因此,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的连任限制后,可以实现「三位一体」的进一步「一体化」。

其次,从反方向思考,如果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由同一位领导人连选连任超过两届,而国家主席连任满两届必须卸任,则「三位一体」的结构无法存续。从理论上讲,这种分权结构不利于坚持和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从歷史上看,中共建政初期毛泽东(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与刘少奇(国家主席)的悲剧是前车之鉴。从实践上说,大陆国家主席在国际舞台上风光无二的背后是党权和军权的同时加持。一旦「三位一体」破局,国家主席就成了光杆司令,元首外交也成了无源之水。

再次,如果是为了完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为什么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在党章和宪法中也规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从最现实的角度来看,这样就势必导致现任大陆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五年后完全退休。但眾所周知的是,65岁的习近平无论权力还是威望都如日中天,他的雄心绝不仅仅是在第二任期届满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大陆刚刚启程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以及复杂艰巨的改革发展稳定重任,客观上也需要习近平这位领导核心继续统帅全局。如此就能解释为何没有接班人在中共十九大上「入常」。另外,就国际经验而言,很多国家在宪法中并没有对国家元首规定连任限制,一些国家的政治强人也在千方百计突破制度或惯例,谋求任期的长期化。

当然,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是对国家主席制度的重大修改,个中弊端或隐患也不容忽视。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打破了国人对最高领导人每十年依法有序更替的预期,对制度化是一种破坏。正如前文所述,虽然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没有法定连任限制,但在「三位一体」结构下,由于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就意味着最高领导人连续任职不能超过十年。十年大限一到,依例进行新老交替。经过最近两次最高领导人权力交接,特别是中共十八大后,舆论普遍形成了「十年换届(人)」的预期。如今修宪,增加了最高领导人权力交接周期的不确定性。

儘管从逻辑上讲,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并不必然导致恢復领导职务终身制,但舆论的预期被打破后,很难不向这个方向思考。大陆着名宪法学家许崇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中介绍,1982年宪法规定国家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背景,正是改革开放后中共中央提出废除事实上存在的领导干部终身制。

抛弃常识需要解释

1983年出版的《宪法常识》一书也认为这一规定具有深远意义,「取消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职务的终身制,有利于彻底消除个人崇拜,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保证国家领导职务的正常交替,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如今修宪,抛弃36年前的「常识」,当局应该给出更强有力的解释。

最后,从长远角度讲,连任三届以上国家主席这一先例一开,会带来一些隐患。习近平当然是功勋卓着,眾望所归,但谁能保证之后的接班人都是一代雄主?万一有平庸又恋栈之辈钻了制度的空子,企图长期当政,不肯让位,对手又急不可耐,跃跃欲试,岂不是有党和国家分裂的风险?但愿一切都是我的杞人忧天。(作者为大陆自由作家、大学教授)

(旺报)

影视產业要精致化 民进党外交止血的能力何在

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中国商务时讯网的文章!
上一篇:影视產业要精致化
下一篇:民进党外交止血的能力何在